芭蕾舞美人

恍惚中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吴涯的身影—芭蕾舞小说
更新时间:2020-09-15 21:58 浏览: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

  萧然正坐在教室里那排小柜子上发呆,腰上的纱布还没拆,禁锢得她不得不坐直身子。一天都没有休息过,萧然的神志也已恍恍惚惚了,有那么一瞬间,她竟希望吴涯在这儿,自己想去找他。不知不觉中,就想到了第一次见吴涯的时候。

  方邺用他那惯用的看萧然的神情看了萧然一眼,从来只有四个字可以描述那种眼神——意味深长。萧然不喜欢这种神情。因为这总会让她想起她逃课归来的那个晚上,她不喜欢想起这个与方邺之间的秘密,但方邺似乎从来不曾让她轻易忘掉。

  萧然答应文渊学舞后,文渊便告诉了她一个地址,叫她第二天八点钟到这里练习,准备八月底的考试。第二天是个周一,萧然妈妈把她送到以后,萧然说什么也不让她进去。原因很简单,萧然要见漂亮姐姐了,她第一天和漂亮姐姐学舞蹈,第一次单独见面,不想被别人打扰。萧然在楼梯口站了好久,等确认妈妈已经走了后,才两级两级地蹦上台阶。

  林子涵转身,看到萧然已经颓败地坐在了小柜子上。林子涵伸手把她来起来,好言好语地说道:

  萧然看着镜子中的自己。她很少这样审视自己了,以前整日忙忙碌碌连吃饭睡觉的时间都要一挤再挤,现在生活节奏突然慢了下来,慢得如停下来一般,自己觉得挺好的。挺好的吗?为什么自己只感到了苦涩呢?

  林子涵是吴涯第一个学生,第一个学生对于老师来说都是试验品,吴涯当时还在舞团,只是兼职教教学生,年轻气盛,干劲十足,但怎么说都是刚做老师,什么也不懂。林子涵是他在入学考试的时候就看中的,从那以后,二人就开始了艰苦而卓绝的试验之路,索性试验还算成功,林子涵也终于在无数次跌下深渊再爬上来的过程中解脱,而吴涯,也在无数次失败矛盾挣扎中将丧失殆尽的信心找回来了一点儿。所以,每次两人吃饭的时候,都尽量多谈公事,少谈私事,多谈未来,少谈过去,每次萧然问起他们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的时候,他们两个便都黑了脸。

  相比之下,萧然就矫情多了。别说几乎不大叫自己老师(虽说那是从小养成的习惯),就连冷战的战书今晚都扔在了自己的脸上。吴涯突然感觉自己有些失败了,面对萧然,他却是一点招数都没有,自己想与她谈谈,却一是因分身乏术,二是因害怕说了什么话让她感到更加难受,再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,得不偿失。吴涯是见识过萧然的厉害的,所以这次,他显得非常谨慎,直到今天,也不知道如何和她好好地说一说这件事情。

  “明天晚课不用上了,你过来,我帮你把考试的东西弄一弄,也快了。你们其实也已经准备一段时间了吧。”

  “教务处一听说你回来,今天一天就催了三四遍,你也想清楚,况且你还有课是文渊替你上的,你也该早作接手的打算了。”

  每一步路都带着疼痛,更别说大跳和后翻,萧然感觉自己的脑子已然是有些混沌了,可还是凭着仅剩的一点意志力机械地做着动作。这么多年来,舞蹈到底给了自己什么,荣誉多,伤痛更多,自己到现在唯一没有伤过的地方恐怕只剩脑子了吧,或者,也许自己的脑子早已坏掉,而它自己却不知道?

  “萧然,我跟你讲啊,问老师不是说想让你考第一吗?可是第一不是那么容易得的,你这样不行。”

  萧然慢慢抬起了头,恍惚中看到了站在门口的吴涯的身影,视线清晰了之后,才看到了他白色条纹薄毛衣,蓝黑色风衣以及黑色裤子和鞋。那是她极为喜欢的一套,特别是那件毛衣。

  此刻,吴涯正撑着靠门的把杆休息,望着豪华无比的大教室,心里很是感慨。把杆是厚重的深色木头,架子也是均匀涂抹着深色漆料,更别提脚下的光滑古老,带有木头特有的花纹的暗色地板,和窗前厚厚的两层帘子:一层像纱一样又轻又白又薄,一层像火一样深红且厚重。吴涯望着被学生拉起来挡光的半遮掩的红色帘子,看着教室的一半部分暗了下来,一半部分又有阳光透过白色帘子,心中泛起了一种莫名的荡漾,这种荡漾那样使人心潮澎湃,如果你要问是哪种荡漾,哪种感觉,那我会告诉你,那种无与

下一篇文章 :下一篇:没有了
友情链接:

公司地址:

监督热线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