芭蕾舞美人

中国芭蕾在继承和发扬民族舞蹈传统的基础上
更新时间:2020-09-12 00:35 浏览:59 关闭窗口 打印此页

  芭蕾艺术民族化并非“民族”和“芭蕾”的机械相加。《鱼美人》编导之一王世琦认为,芭蕾艺术民族化的关键,是要运用芭蕾特有的形式和手段,展现中国人的生活故事与思想感情。

  几十年来,中国芭蕾在继承和发扬民族舞蹈传统的基础上,不断借鉴戏曲以及国外的芭蕾文化精髓,丰富创新自身的舞蹈与舞台语汇,拓展中国芭蕾的艺术想象与表现空间,形成了芭蕾艺术的中国风格。

  中央芭蕾舞团将世界经典芭蕾舞剧《胡桃夹子》改编为《过年》,将剧目背景置换为中国的文化语境,将喜庆祥和的“年文化”在世界范围内传播开来。舞剧《敦煌》深情礼赞一代代守护民族文化遗产的敦煌人,其中飞天壁画的舞台“重生”一幕,正是敦煌人为之坚守与奉献的艺术化呈现,镌刻着属于中华民族的共同文化记忆。舞剧《鹤魂》取材自为救鹤献出年轻生命的大学生徐秀娟的故事,芭蕾舞洗练规范的动作语言和艺术感染力,将“养鹤姑娘”的美好定格成永恒。

  创造创新彰显中国气派的芭蕾艺术,关键是用芭蕾艺术讲好中国人的故事。这成为创作者的自觉追求。中央芭蕾舞团团长、艺术总监冯英说:“中国芭蕾要将目光放在当今时代,回应时代需求,展现当代中国风貌,探索用国际语汇表达当代中国人的人文思考与精神情感。”

  社会发展与审美变化,赋予中国芭蕾民族化崭新的时代特征,民族化与世界性的关系更加紧密。作为舶来艺术的芭蕾只有融入中国文化语境,形成反映中国精神、立足于中国人审美理想与文化追求的独特体系,才能在国际舞台自如地讲述中国故事、弘扬中国文化。

  芭蕾舞剧《白毛女》打破西方芭蕾舞使用交响乐的传统,保留了原有歌剧中“北风吹”“扎红头绳”等脍炙人口的唱段,采用山西梆子、河北梆子、戏曲等元素,拉近与观众的欣赏距离。取材自鲁迅同名小说的舞剧《祝福》体现内敛含蓄的中国式情感递进,将中国古典舞的身法、韵律和山东鼓子秧歌、安徽花鼓灯等步法带进芭蕾舞,为角色融入中国人的气质神韵。根据家喻户晓的抗战故事“八女投江”而创作的舞剧《八女投江》拓展表现空间,注重对人物情怀和内心世界的刻画,特别是根据剧中情节需要加入了东北秧歌和朝鲜族舞蹈“阿里郎”,渲染出既悲壮又浪漫的情绪氛围。

  几十年来,中国芭蕾民族化进程中的创造和创新,见证着中国芭蕾从立起脚尖到向着顶尖迈步的鲜明足迹。

  原创舞剧《红色娘子军》是中国芭蕾史里程碑作品之一。英姿飒爽的人物形象跃立于舞台之上,打破了人们以“天鹅舞裙”来定义芭蕾的固有印象,丰富和改变了世界对芭蕾艺术尤其是中国芭蕾的认知。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傅谨认为,《红色娘子军》在最大限度地符合与展现芭蕾艺术的规范与特质的同时,淋漓尽致地展现了中国的文化要素,是成功的芭蕾民族化改造。

  进入新世纪以来,中国原创芭蕾舞的综合表现力提高,风格多元,舞台表现手段丰富,舞蹈语汇的融合更加成熟。正如中国舞蹈家协会副主席赵明所言,中国芭蕾打破了西方芭蕾审美范式下的固有程式,逐渐形成既契合东方文化底蕴又符合芭蕾艺术语汇的全新审美观感。

  几十年来,中国芭蕾民族化进程中的创造和创新,见证着中国芭蕾从立起脚尖到向着顶尖迈步的鲜明足迹。

  舞剧《大红灯笼高高挂》选段《夜深沉》直接以京胡和二胡作为主奏乐器,屏风、月亮门、影壁墙等舞美道具用了中国建筑文化符号,将观众带入规定情境,增强了艺术感染力。舞剧《花木兰》将民间传说搬上舞台,演绎孝悌忠信的民族精神与家国情怀,少女木兰翩翩起舞,糅合了中国武术、民族舞和西方芭蕾……一批批“中国风”浓郁的芭蕾作品走出国门,在世界舞台同样绽放光彩。

  芭蕾是舶来的艺术,经过一代代创作者的努力,这门“足尖上的艺术”经历了本土化、中国化,又实现了世界化。几十年来,芭蕾在中国从无到有、发展壮大的历程,也是传播世界艺术精华、发掘本民族美学风格的艺术创新之路。

上一篇文章:上一篇:金正恩亲自调专列并送行
下一篇文章 :下一篇:没有了
友情链接:

公司地址:

监督热线: